夢中夢

管理人:@樹鹿

MAYBE ON EARTH.
MAYBE IN THE FUTURE.

douban 「Haccasu」

© 夢中夢

Powered by LOFTER

ドロヘドロ |  林田球


毒蛾: @ 管理者

PHO:@ 无仄仄

THX:@ 沙皮君 | @ 空酱


————————————————————| 碎念。

关于毒蛾。

不知从哪本书上看到关于蛾的这样一种说法,飞蛾并非无谋的扑火,反而是带着绝对的信念如勇者一样坦然的去面对死亡,当时看到这句话后就在想拍这样的毒蛾。任何事物都有着光与暗,就像是家族的存在有着领袖和影子一样,我想毒蛾就是隐藏在光之下的暗。

诗人这样写道:

Light breaks where no sun shines

没有太阳,光就降临


关于脑洞。

气球 黑红的转换本是一种气氛的转换,黑色的气氛即为压抑的,而红色的气球即为强烈的感官,在手的部分赋予了更深的含义就是死亡和血,两者转换即为身为影子的他所肩负的使命。在融入黑暗的时刻担负着杀戮。所以手上的血并非是自己的(笑。其实设定是别人的。

最后的手 是一种触碰与痛苦的感觉,原设里关于毒蛾本身是带着毒性的一点有描写过,感觉很心苦),这里进行延伸开来,在有人尝试触碰的他非常的抗拒与痛苦,在渐进的感觉,难以言喻的一种挣扎。然后手在被触碰的一瞬间出现了黑色的粉末,就像是毒的浸透一样,这里选择黑色的粉末是类似于对于魔法师的描写,关于魔法师体内的血液伴随着黑色粉末这样。虽然他并非魔法师呢,笑)

消融的十字眼,从触碰之后回归到最开始的状态的一种假设性,如果没有这样[毒]的携带,是否他只是一只坦然面对死亡的蛾,我想那样的他应该撒满了金色的鳞粉,飞舞在最后的黑夜里。(这样一写觉得自己好玛丽苏。


关于选曲。

在选曲的事上难倒了我和无责,最开始定稿的时候自己选了一首很哥特的曲子,脑洞也大致随着歌词做了延伸,最后还是定了现在这首,大概是觉得更类似于他的心境的起伏。不过还是觉得之前那首的歌词太美。

Sic aetatis ver humanae

在人们春日的清晨

Iuventutis primo mane

絮风轻扬拂晓

Reflorescit paululum

生命逐渐绽放

Mane tamen hoc excludit

白日缓缓褪尽

Vitae vesper, dum concludit

直至生命的黄昏

Vitale crepusculum

消失在暮光里

(大家吃我安利!哭着)


后记。

很难得和无责终于约拍上,两个月前得知大兄弟要来一趟琢磨着怎么也得拍个什么,于是一拍即合的选上了异兽魔都,老师的作品真是越看越爱呢,虽然一开始苦于不知道如何下手,但是日常讨论下还是决定出了一个他是主角的剧本,拍摄前聚餐也都在琢磨拍摄手法,总之超期待。

拍摄中感谢沙皮和空酱的协力,一切尽在不言中。第一次感觉外景用气球真的很可怕,不定时自我爆炸,于是大家压力都好大,然后和大家一起在一个像寂静岭的地方呆到晚上拍了夜景部分才撤退,谢谢酱的手出境,还有机智的酱想到了十字眼的打光法,不愧是国际专业后勤。

虽然拍摄中途多次被嘲笑是出的L或者是佐助,其实我很开心,最后分镜是拍金粉的梗,我觉得你们撒的比我拍的还积极?excuse me。总之最后从拍的前期到最后成图顺产,我觉得我真的是毕业了。总之非常感谢大家,今年的第一套图就这么顺产。笑)



评论(1)
热度(10)
  1. wifi夢中夢 转载了此图片
2016-03-06